九声甘州

长久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开开兴兴呀

【开度】是你吗 (情人节甜饼)

214献礼
小学鸡写作,写的很烂别骂我orz
ooc是我
情人节快乐💕

———————————————————————————

A.
“嗡”
放在桌面的手机振动了一下,通过木头桌面传来一声闷响。屏幕也随机亮了起来。
趴在桌子上的人,缓缓用手臂支起身子,一手揉揉本就乱蓬蓬的头发,一手划开手机屏幕。
来自“D.O.”的消息。
金钟仁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盯着屏幕。
只是一条类似抱怨的消息。
“食堂的炸酱面真的太 难吃了。”
他勾着嘴角笑眯眯地回复着。
“呀!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炸酱面,要不要一起去吃。”
对面的信息倒是回的很快。
“下次吧…”
“要上课了”
“先下了”
啧,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自己提出要见面的请求或是句子里藏着见面的想法时,对面总是用最简单的方法——逃、躲。
没意思。
金钟仁扁扁嘴,嗷呜一声又倒在了桌子上。
同桌偏头看了看他,似乎对他这个懒散样儿习以为常。
“又怎么了?”同桌一边捏着笔画书本上的知识点,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小蜜桃还是不肯和我见面呜”金钟仁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
同桌翻了个白眼。“你俩才聊天多久啊”
“两个月了啊喂!!”
“三个月的时候你再约一次,再说了上次寄礼物他不是也同意了吗?”同桌低头在笔记本上记了几笔。
“对喔!我可以给他寄礼物啦!”金钟仁一拍桌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转头又捏住同桌的手臂。“陪我选礼物吧!”
试问谁能拒绝金钟仁用小狗狗一般清亮的眼睛盯着你时所提出的要求呢?
没有人。
同桌又翻了个白眼。“你真的应该让D.O.看看你这个样子,说不定他就同意见面了呢”
“先不管这个啦!放学陪我选礼物!中午请你吃冰!”
金钟仁得到肯定答复就转回去,低头在纸上写写画画,嘴角是压不下去的笑意。
若是仔细瞧瞧,身后说不定还有条小尾巴摇来摇去呢。
真是个白痴啊。
同桌在心里说着。

“这是第六家了,你再选不到,我就杀了你!”
同桌咬牙切齿地威胁着正对着毛绒玩具发呆的金钟仁。
“可是完全没有合适的啊!D.O.他肯定不喜欢这个啊。”金钟仁一边委屈着,一边拎起一个玩偶企鹅然后摇摇头。
终于,在同桌暴走边缘,金钟仁决定今天到此为止。
“真的找不到合适的,我晚上回去再仔细考虑一下有什么适合的吧。”
眼看着同桌一副要打人的样子,金钟仁笑嘻嘻地揽着他的肩。“今天谢谢啦,明天午饭我包啦!”
送走炸毛的同桌,金钟仁才完全陷入苦恼中。
啊!到底送什么D.O.才会喜欢呢啊!!!
烦躁!
要不问问他?
不行!哪有送人东西还要提前问的!
但…试探一下总该没问题吧!说不定根本看不出来呢!
哇塞!我真的太聪明了!
金钟仁一边在心里大声表扬自己,一边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点画画。
“D.O.最近有没有对什么特别感兴趣啊”

B.
无聊。
都暻秀在心里冷哼,瞪着课本封面被画上的大鬼脸。
他理解为什么总是有人在捉弄他。
因为他是一个转校生,一个沉默寡言的小个子转校生。好像转学生好欺负一样,年级里几个小痞子整天来找麻烦。
无聊。
这个年纪的孩子除了找别人麻烦还会做什么?
都暻秀抽出书,桌洞里的手机发出了轻微的振动。
屏幕上是一条消息提醒。
哦这个年纪的孩子还特别执着。
“D.O.最近有没有对什么特别感兴趣啊”
这是他前两个月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孩子。比他小一岁,却是同级。
人很有趣,就是对见面这件事格外执着。
这条消息…都暻秀咬了咬手指,该怎么回呢。看样子是想起来之前说的寄礼物了,但这个问法简直逊毙了。
感兴趣的…
“没有”
几乎能想象到对面小孩耷拉着眉毛,撅着嘴的样子了。
都暻秀嘴角弯出来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把手机重新放回桌洞里,摊开摆在桌面的书。
可爱。

后来两个人依旧天南海北地聊,时间久到都暻秀已经忘记了之前小孩来问过他有没有感兴趣的了。
直到一天,难得赖床的都暻秀是被手机振动吵醒了。昨晚睡得晚,手机随手放到了枕边。平时几乎没有信息的手机,今早却在疯狂振动。
真是疯了。
都暻秀压着起床气,拿起了手机。
因为过多的信息,手机在解锁的时候卡了一下。
大部分信息是来自“KAI”。
打开之后入眼的就是“D.O.啊!你在吗!”
“怎么了?”在他打字回复的时候,还不断的有新消息涌进来。当然新消息也不过是对面的碎碎念和小抱怨。比如“怎么还不回啊”“是赖床了吗”“不会啊之前不是说不喜欢晚起吗”之类的自问自答式的碎碎念。
他的消息一发过去,对面手足无措的解释就进来了。
“啊”
“原来你在啊”
“有没有打扰到你啊”
依旧没有重点。
“这么早找我什么事儿?”
这条发出去,对面倒是沉默了很久。
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都暻秀在心里狠狠的想。不然,今天都不理你了。
对方的正在输入一直显示着,却迟迟没有显示。
都暻秀有点不耐烦。
等了很久对面终于结束了正在输入,一条消息挤了进来。
输入这么长时间,内容却很少。
是犹豫了很久吧。都暻秀想到。
“就是想问问你,我寄过去的礼物,喜欢吗”
礼物?都暻秀的脑子慢吞吞转了一圈。没收到啊。
就在打下回复将要发送的时候,他突然想到,昨天班里有人和他说门口有他的快递。当时以为是骗他出去就当做一个玩笑没有理会。但是今天…
怕不是KAI给他寄的礼物。
都暻秀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边找衣服一边回复到“没有收到呢,我现在去传达室看看”
发送之后就套上衣服攥着手机冲了出门。
急匆匆骑车往学校狂奔。
真的,意想不到啊。

C.
金钟仁在收到回复时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复什么。是说“啊这样啊,你等着周一再去看也可以啦”还是“快去看看吧!超级棒的!我亲手做的哦!”
无论哪种都不适合现在这个情景。
从寄出东西那天开始,他就一直紧张。每天都神经兮兮地上网查物流。昨天发现终于送到的时候差点在教室里喊出来。在那之后他就一直等着对方给他回复收到礼物,可是聊了一晚上对面却完全没有提起礼物的意思。
难道是不喜欢?金钟仁缩在被子里伤心地想着。
结果,是根本没有收到。
他此刻攥着手机,呆呆地站在房间里,就这么一直站着。
直到手机“嗡”的一声振动才唤醒了他。
“下周校庆,记着明天到校彩排。”
公事公办的口吻。
哇靠?!
金钟仁瞪着屏幕,彩排??
完全忘了这回事儿了!天啊!
小熊哀嚎着,扑到床上打滚。一边滚来滚去,一边在脑子里想着要准备的事情。
又觉得自己记不住,就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一条一条编辑。
就在他咬着手指想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时候,小蜜桃的消息跳了出来。
“拿到了”
还附了张图。
是一个被打开的纸盒,里面摆着一个小木雕。
“很好看,谢谢你”
好像是怕不足以表达感情,又加了一句。
“真的喜欢,真的”
金钟仁就这么保持着刚刚趴在床上的姿势,愣住了。
若是按照之前的心情,他现在应该在床上滚上两个来回,再跳下床在房间里蹦上三圈,最后跳上床把脸埋到枕头里尖叫五分钟,最后的最后跪在床上傻笑着回复消息。
可是他没有。
只有大脑空白,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他只是木楞地趴在床上,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行字。
真的很想见他。
想见面的欲望再次涌了出来,想见他的心情在此刻格外强烈。
“下周我们学校校庆,你要来吗?”
手指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输入了内心的想法。
“我跳舞,你来吗?”

D
“我跳舞,你来吗?”
这句话在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但是握着手机的人却迟迟没有回复。
都暻秀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可能只是单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吧。
对面人像是怕被拒绝一样,地址和时间也在沉默的时候发了过来。
“你有时间就来看看嘛”
撒娇的语气。
犯规。
“如果早下课的话,我会去的。”
终究还是没忍心说出拒绝的话。
果然还是拒绝不了他啊,这很不妙啊都暻秀。
等他站到隔壁学校的礼堂门口时,再次在内心把自己骂了一顿。
宇宙第一怂!都暻秀!
昨天晚上小朋友发来了消息。
“明天你到底来不来嘛”
言语里藏着雀跃的小尾巴,好像打定主意他会答应似的。
他握着手机,打了删删了打,犹豫了很久,终于狠下心发过去。
“明天学校加课,我去不了了。”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说点什么安慰一下的时候,对面来了消息。
“这样啊......”
“本来还想请你尝尝校门口的炸酱面呢”
“那家超级好吃!”
小朋友想要装作满不在乎毫不遗憾的大度样儿,可以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委屈。
“还有下次啊。”
他想了想发出去。然后慌乱地结束了这次对话。
你到底在怕什么。
都暻秀在门外敲敲自己脑袋,真是气。
他呼了口气,推门进去。
台上好像刚好结束了一个表演,幕布还拉着,台下人也在闲闲地聊天。
都暻秀弯着身子往最后一排走,两个学校校服相像,况且背着书包来看演出的人也不少,黑乎乎的环境里倒也没人注意到他。
在最后一排靠边,他摸了个座位坐下,小心翼翼地。
他在位置上呆了一会儿,又抠了会儿手指,等了好久也不见幕布拉开。
都暻秀戳戳旁边玩手机的同学,小声问着:“同学,你知道金钟仁的节目在什么时候吗?”
旁边同学抬头想了一会儿:“下个就是了,他压轴。”
“哎,同学,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旁边人又补了一句,放下手机盯着他。
都暻秀一句谢谢梗在喉咙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我是隔壁中学的。”
“哈哈哈哈没想到隔壁也会来看啊!你怎么拿到票的啊?”
明明旁边人只是闲聊,可都暻秀却莫名觉得不舒服。
“我是金钟仁他哥。”
“哦哦,怪不得问他表演啥时候呢!”
说完,旁边人笑笑低头继续摆弄手机。
都暻秀又重新瘫回椅子上,只是心脏开始砰砰砰加速起来,手心冒了点汗,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就在他坐立不安想要逃走时,幕布被拉开了。
礼堂里的灯都灭了,只有一束光打在跪在舞台中央的人身上。
他穿着宽松的白衬衣,头发被吹的像个炸毛的小狮子,光着脚在跳舞。
他在旋转,他在跳跃,他的指尖都在跳舞。
都暻秀从来不知道有人跳舞能这么有感染力。
好像有点悲伤,好像有点绝望,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沉重的爱。
他最后跪在舞台上,低着头,像被什么压得直不起身来。灯光一下子熄灭了。全场安静了一分钟,紧接着如潮的掌声和女孩子们的尖叫。
都暻秀呆坐在椅子上,没有鼓掌没有和旁人一下喊着金钟仁的名字,他只是坐在那里。
他来之前早就做了心理准备,但他没料到金钟仁会如此耀眼。
他跳舞太有魅力了吧。
他在发光,他是舞台上唯一的太阳啊。
都暻秀在心里叹了口气,早就明白自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现在为什么有些难过。
他不敢再想下去,低头在周围如浪潮般的欢呼中抓起书包匆匆从后门离开。
“哎,同学你觉得...”
旁边人扭头想和都暻秀说几句,没想到一转头人不见了。
“奇怪,刚刚还在的。”
“他人呢?”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刚刚在台上跳舞的人此刻攥着手机看着他,眉头皱着,有点着急,有点生气。
“不知道,应该走了。”
金钟仁低头说了句脏话,道谢之后就打算追出去。
他戏服还没换,只来得及裹了件大衣。
下台看到同桌的短信就赶了过来,想要质问一下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哥哥。
没想到还是让他溜了。
金钟仁伸长了脖子在操场上四处找人。
校庆不只有演出,还有很多社团的展览。操场上乱哄哄的,到处都是人,这要怎么找啊。
金钟仁气哼哼地发脾气,低头在手机上打字。
“我知道你来了!”
“你看到我跳舞了吗!”
“你去哪儿了!”
“你怎么不回消息啊!”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发出去的消息一律石沉大海无人回应。


都暻秀不是没看到消息,只是不想回。他现在心情很乱,在他理清思绪前暂时不想和金钟仁说话。和他一说话,他的大脑就会停止运作,会令他无法思考自己为什么会难过。
他本来是想溜出校门的,结果被门卫大爷拦住了,不到放学时间谁都不准走,除非有班主任假条。
都暻秀无语,也只能屈服。既然没法出去就逛逛吧,重点高中的校庆他还没见识过呢。
他漫无目的地乱晃,尝尝蛋糕喝杯奶茶再看会儿音乐社的表演。
音乐社还挺有意思,允许所有人上台随意表演节目,谁想唱歌都可以来唱一首。
都暻秀看了一会儿,心痒痒想去试一试。他本来就是学校合唱团的领唱,唱首歌对他简直小菜一碟。
随便选了首熟悉的抒情歌,都暻秀握着话筒,闭眼唱歌。
他声线低沉醇厚,又有一定的技巧。不一会儿音乐社前就围了一小圈人,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小声议论这个唱歌好听但眼生的帅哥。
金钟仁也是被歌声吸引了,他自以为学校的人都能认识个七七八八,却没想到唱情歌的这个男生他不知道。
他站着听了一会,掏出手机录了段,发给了“D.O.”。
“你听听,我们学校是不是藏龙卧虎。”
下一秒他就听见花坛旁书包里的铃声。
不会吧。
他低头又发了个表情,书包里又传来“扑通”的铃声。
金钟仁走过去,拎起书包时看到书包上的小挂饰。小猫头鹰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他太熟悉了,这是他一刀一刀刻出来的。书包的主人是谁,唱歌的人是谁,答案呼之欲出。
“那个,这是我的包。”
还没等他做出什么来,身后就传来怯生生的声音。
金钟仁站过身,眼前是刚刚在台上唱歌的男孩。个子不高,眼睛圆溜溜的,和他雕的小猫头鹰特像。
真可爱!想亲一口的可爱!
金钟仁抿了抿嘴,扯出一个最灿烂的笑容:“哥哥,我找到你啦。”


fin.


———————————————————————————
糖可以没有,粮不能没有。
十一月写的前半段,今天补完了。

情人节快乐,画饼哥哥弟弟甜蜜2018❤️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