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声甘州

长久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开开兴兴呀

吃药(开度/假装是小甜饼)

吃药时候的一个脑洞

——————————————————————————

 

 

金钟仁讨厌吞药片,因为药片会卡喉咙。金钟仁讨厌吃营养品,因为,因为不好吃。金妮妮理直气壮,反正我就不吃药片!所以每次都暻秀叫金钟仁吃营养品都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钟仁啊过来吃维生素了啊。”

都暻秀已经是今天早上第一百次叫钟仁了。

平时他哥一声呼唤,话音未落就飞过去的金妮妮同学此刻正缩在沙发里,手揪着鸡腿抱枕,盯着电视企图减少存在感。

都暻秀看着一米八多的人蜷着长腿缩在沙发角里,失笑。

“钟仁呐,吃了维生素哥带你去吃炸鸡!”

面对炸鸡诱惑,金选手不为所动,坚定地缩在沙发里。

没有什么能让我离开沙发!!金妮妮最坚强!!

看着金钟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死都不肯吃营养品的模样,嘟大大认输吗?认输就不是大王了!

“金钟仁,你要么给我餐餐好好吃菜,要么你现在就听话过来吃维生素。”说完,都暻秀故意板起脸来吓唬那个不听话的小孩。

钟仁抬头看他哥。

完了。暻秀哥的脸快要垮到地上了,圆圆眼睛里也没有了刚才的笑意,语气也沉了下去。

暻秀哥生气了。

钟仁脑子里一级警报的铃声响起。

推开身上的鸡腿抱枕,咕噜噜滚下沙发,蹦着去穿甩到另一边的拖鞋,慢吞吞地挪到餐台旁,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认命般的抓起一把药片,仰头喝水。

然后,金钟仁被呛住了。

咳到昏天黑地,水倒流进鼻孔,冲的鼻腔里满是血腥味。喉咙也火辣辣的。鼻子深处有点堵,闷闷的,好像还灌着水。钟仁扁着嘴揉鼻子,难受,使劲揉也不管用。

妮妮委屈,但妮妮不说。

一旁的都暻秀看着钟仁一脸不情愿蹭过来,憋笑憋的难受,差点兜不住哈特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小孩抓着水杯吞药片。

等到看见小孩噗的一声喷出水来,嘴边的笑意消失,取代而之的是慌乱。

都暻秀在一旁又是拍背又是顺毛的,还分出神来抽了一堆纸给小孩擦咳出来的水和鼻涕。

看着对面小孩黑皮也掩盖不出呛红的脸,说不心疼那一定是骗鬼的。

“钟仁,以后吃药片一颗一颗吃。”

暻秀心疼地揉着小孩脑袋,大眼睛里全是担忧和心疼。

低头揉鼻子的钟仁闷闷地应着。

一抬头不小心就撞见了暻秀眼里的心疼。

心疼?!

金钟仁脑子慢吞吞的转了个圈。

暻秀哥心疼我诶!开心!

金小熊现在开心的想在毛茸茸草地上打滚。

“暻秀哥…”

都暻秀听见小孩软软糯糯的嗓音,心颤了颤。以为钟仁还难受就赶忙问到:“怎么了?还难受吗是?”

说罢更加心疼的揉揉钟仁的脑袋,还顺带往怀里揽了一把。

嘻嘻嘻。

埋在暻秀怀里的金小鬼捂嘴偷笑,怎么成功占他哥便宜的计划已经在脑子里成型。

“哥…刚刚呛的难受”

钟仁撒着娇,还趁机往暻秀怀里拱了拱。

暻秀倒也没推开,一门心思都在钟仁那句“难受”上。

“还难受吗?是鼻子吗?一定别使劲揉啊。稍微忍一下,过一会就好了。”暻秀说完,又加了一句。“对不起啊钟仁,哥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啊”

“吃药片好难受啊哥。”金小坏蛋引着他哥一步一步走进他铺好的陷阱。

“那怎么办啊钟仁,你又不喜欢吃菜,吃维生素是最简单的方法了啊”

显然我们单纯的小嘟老师完全没有意识到怀里弟弟的小心思,一步一个脚印地踩进了弟弟挖好的坑。

“是啊怎么办啊”金妮妮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哥,要不这样,我吃一粒,你亲我一口。”说完还伸出三根手指指天发誓道。“这样我肯定能乖乖按时吃的!绝对不拖拉!绝对痛痛快快的吃下去!”

都暻秀一时没反应过来,再看着椅子上金钟仁亮晶晶的眼睛,鬼迷心窍般点了点头。

哇!!!

金小熊心里开出了花。

看着对面小孩发光的眼睛和红红的小脸,暻秀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答应了什么。心里懊恼着,张了张嘴想要反悔。

“哥可不许反悔哦。”对面小孩像发现了什么一样,急急补充道。又急急忙忙拽着都暻秀的右手小指拉勾勾。

真是败给他了。

 

闹腾完了就该好好吃药片了。刚刚喷出去的药片自然不作数,不过金钟仁倒也不算白受委屈。

尽管预定了亲爱的暻秀哥的啵啵,面对白花花的一把药片,金钟仁依旧吃药如同上刑。

抓起粉粉的维生素,咕咚,啵。

好吧,“啵”是金钟仁想象出来的。现实中,都暻秀只是轻轻用唇擦过脸颊,几乎没有感觉的亲吻。

金钟仁悄悄撇撇嘴,但看到哥飘忽的眼神,微微发红的脸颊,扭成奇怪弧度的脖子,心情有点好。

注意到小孩看自己目光炯炯,都暻秀有点别扭,欲盖弥彰地清了清嗓子。

好吧好吧,再盯下去哥可能就要恼羞成怒了。

抓起白色的钙片,咕咚。

抓起暗红的叶黄素,咕咚。

抓起…

啊啊啊这么能有这么多营养品啊!妮妮烦!

都怪俊勉哥,哼,以后不和俊勉哥玩了。

“阿嚏”窝在卧室里的俊勉打了个喷嚏。勉兔子揉揉鼻子,打算晚上睡觉再加床被子。

 

只剩最后一粒了,金钟仁看着手心里有点大颗的金黄色鱼油,沉默了。

都暻秀看出了钟仁的犹豫,给他打气。

“最后一颗了,吃完了我们就可以去吃炸鸡了!”

适时给予奖励,可以更好的促进小熊健康成长。嘟老师的育熊经。

金小熊一咬牙一闭眼,一口闷了一大杯水。

暻秀看他吃完了药片,长舒一口气。端起水杯转身,想着收拾好了带钟仁出去吃炸鸡。

“哥…”

没想到被钟仁叫住了。

暻秀转过身,看着缩在椅子上的小熊,困惑。

“哥还没有亲亲”

小熊说话时发音有点糊,带了点奶味。

都暻秀眼神飘飘忽忽,没想到小孩还记着,本以为可以用炸鸡一带而过呢。

暻秀欲哭无泪,走回去,俯身低头打算向之前几次一样蹭蹭脸颊就算任务完成。

可是椅子上的小孩往后仰了仰,闭眼撅嘴。

…气氛有点尴尬。

“就当是顺利吃完的奖励嘛,稍微大一点点的奖励嘛,哥”

最后一声喊得奶乎乎,带着撒娇的意味。

都宇直当然架不住小奶熊的撒娇,低头亲亲了钟仁的唇。

就当是友爱的啵啵了。

金小熊显然不这么想。金小熊可是小坏蛋。

就在暻秀打算结束这个单纯友爱的嘴碰嘴时,他感觉到钟仁的舌尖贴了上来。扫过嘴唇,撬开牙关,想要后退却被紧紧抱住了腰,小孩的腿也不老实的勾了上来。都暻秀用力捏住手里的玻璃杯,指尖发白,这才避免了杯子打碎在地的结果。

都暻秀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和金钟仁接吻。

靠。

都暻秀心里骂道。

这小子到底要亲到什么时候啊!

恍惚间他好像看见金钟仁嘴角弯了弯。

然后就是一股鱼腥味刺激着口腔。

鱼油。

都暻秀的大脑被嘴里的鱼腥味所占领,几乎无法思考。

呸呸呸!

直起腰转身就往厨房跑,接了满满一大杯水,灌进去。想用水流稀释掉嘴里恶心的味道。

身后的金小熊使劲捂着嘴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一连喝了好几杯水,嘴里的腥味才淡了一点。都暻秀扶着料理台,呼哧呼哧喘粗气。

这小孩要亲嘴就是为了把鱼油吐我嘴里????????

小嘟老师震惊,小嘟老师不敢置信,小嘟老师怒发冲冠。

 

 “金钟仁你给我滚回来!”

 

 

 

评论(4)

热度(72)